灵舟,触不可及,恋恋笔记本-在线一对一,思维碰撞,意见交流,还原真实的新闻

刘邦和朱元璋都是我国历史上闻名的布衣皇帝,一个树立了汉朝一个树立了明朝。

但其实严厉来讲,朱元璋才是真实的草根农人。

刘邦好歹当过泗水亭长,是秦朝的底层公务员,相当于现在的派出所所长一类。

而朱元璋不一样,他家往上几代数,都是贫农。

他小时候便是个放牛娃,后来又在寺庙当了阵子和尚。

所以也有人说他才是仅有的布衣皇帝,从穷户一路晋级打怪,最终逆袭成为一国之君。

或许是由于早年位置太卑微,朱元璋心里一向很自卑,常常捕风捉影,总觉得我们在讪笑他,最典型的便是文字狱了。

群臣常常由于一两个字,而被认为是暗箭伤人,讥讽他的曩昔而惹来杀身之祸。

例如他最忌讳的便是“则”字,由于他认为这个字和“贼”相似,他树立明朝前,一向是被人作为反贼的,这便是典型的贼胆心虚了。

北平府学训导赵伯宁作《长命表》中有“垂后代而作则”,斩;福州府学训导林伯璟作《贺冬表》中有“仪则全国”,斩;浙江府学教授林元亮作《谢增俸表》中有“作则垂宪”……

此外他还很介意“生”字,与“僧”相似,常州府学训导蒋镇作《正旦贺表》中有“睿性生智”,斩。

所以说在朱元璋手下当官真是心累,啥时丢了命都不知道。

不过尽管他大兴文字狱,但并不代表他嫌弃全部文明。

他往常也喜爱做做小诗,其间撒播最广的当属他登基那天,听到鸡鸣,认为祥瑞,即兴所作的那首《咏鸡鸣》了,全诗如下:

鸡叫一声撅一撅,鸡叫两声撅两撅。

三声唤出扶桑日,扫退残星与晓月。

诗词界有种特别的体裁叫打油诗,这类诗多以浅显诙谐为主,最知名的便是唐代的诗人张打油那首《咏雪》:“江上一抽象,井上黑窟窿。黄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。”

运用白描的方法,将大雪往后的景色描绘得形象又幽默,引人入胜。

朱元璋这首诗也是如此,这首诗单看前两句真的是俗得不能再俗。

鸡叫一声撅一撅,鸡叫两声撅两撅。

这两句写的是公鸡鸣叫的动作,重复赞叹。

诗篇中也常常会有这样的写法,例如《诗经》的“式微,式微,胡不归”、骆宾王的“鹅,鹅,鹅”,这样的描绘往往有着重效果。

但或许是由于朱元璋这儿的“撅”字过分粗俗,所以被很多人诟病。

其时的大臣一传闻皇帝要作诗,都表明洗耳恭听。

成果听他榜首句这么粗俗,很多人都是想笑又不敢笑。

听到第二句,全都不由得了,捧腹大笑。

估量心里都在嘀咕:真是乡野村夫,这样也叫诗?

但是朱元璋接下来的两句却是让他们惊掉了下巴。

三声唤出扶桑日,扫退残星与晓月。

鸡鸣往后,晓月残星逐渐衰退,取而代之的是冉冉初生的太阳,普照大地。

其时朱元璋带领起义军推翻元朝的政治,新的王朝正如旭日东升,繁荣向上。

就像毛主席的那句“一唱雄鸡全国白,万方乐奏有于阗”。

他的这两句也是非常有气势,不只写出了他创始帝王基业的霸气,更是表明晰他欲成果千古一帝的决计。

整体来看,这首诗比起唐宋的那些名诗真的是难登大雅之堂,尽管后两句让人眼前一亮,但前两句委实过于粗陋了。

不过有时大俗即大雅,作为一个草根出世的农人,能写出这等气势的诗篇,也是不容易了。

不知你怎么看呢?

- END -

作者:凯紫

看完的读者,记住给凯哥点个赞哦

(图片来源于网络,侵删)